葡京真人 > 冒牌高人 >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都是算计

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都是算计

    蜀山派大殿。

    明日明月两人一脸惊慌地跪在大殿正中,葡京真人:而在他们面前,是神态各异,或喜或怒的各位长老,以及面无表情,更让人不寒而栗的掌门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一个大活人,怎么说丢就丢了!你们两个!给我说清楚,到底怎么不见的!”

    定光仙季无常已经出离愤怒了,这蜀山派归降唐王在即,结果唐王派出的使者居然在蜀山的地界儿上失了踪。这两个顽劣不堪的小子,难道不知道这会给蜀山派带来灭顶之灾的吗?

    不过有些人可不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阴阳真人白如松马上跳出来开始作死了:“师叔(他的师父孤鸿子是跟季无常一辈儿的,所以叫他师叔),小辈儿不懂事,您老又何必如此动怒呢?有伤身体啊!话说回来,那小毛孩子自个儿在后山上瞎转悠,现在丢了,能怪的谁来?”

    “你个缺心眼儿的王八羔子给老子滚开!少在这里唧唧歪歪!唐使丢了,你很高兴对不对?还敢在老子面前说三道四,信不信老子一剑劈了你!”

    白如松撞在了铁板上,被季无常从头骂到尾,一点儿面子也没留。

    其他的几位长老都在暗地里偷笑,这白如松还真是记吃不记打。别看季无常平时一副老好人模样,其实他脾气最臭,连宋无期和赵无极都不敢去打趣盛怒中的季无常。他倒好,明知道季无常看他不顺眼,还硬是要凑过去讨骂,真是犯贱!

    白如松自然是气得够呛,不过他可没那胆子当面顶撞季无常,只能将那一口怨气往肚子里咽,还得陪着笑,乖乖退下。

    果然是很犯贱!

    “掌门,如今唐王使者失踪,我等与唐王势必交恶,接下来该如何是好啊?”

    蜀山反对派中还是有明白人的,像是沧海道人,就非常清楚要抓重点。他们这些长老的意见都不重要,掌门的态度才是决定他们成功与否的关键。

    不过齐漱溟能在这群老狐狸的交锋中稳坐蜀山派掌门,靠的可不仅仅只是他的背景。

    “那依各位长老的意见,又该当如何呢?继续保持原状?唐王会允许巴蜀之地还有一个不服从他的强大力量存在?彻底投向梁王,帮助他对抗唐王?呵呵!梁王是什么货色,诸位长老难道还看不明白吗?根本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,自保尚且不足,谈何进取?靠着他们,我蜀山派如何能够在这个乱世生存下去?诸位难道忘了当年的佛道之灾了吗?时代已经变了,我等修真之人藐视皇权的时代,已经过去了!”

    齐漱溟的一声叹息,又何尝不是在座诸位长老的心声。

    时代变得太快,他们都已经跟不上脚步了。自北周武帝“灭佛屠道”之后,往昔修真者呼风唤雨,为所欲为的时代,再也望不见了。

    因为,自武帝之后,那些帝王找到了他们这些修真门派的弱点。只要切断他们的收徒的途径和赚取财货的通道,哪怕是千年大派,也只能慢慢等死!

    他们这些自负天命的所谓修真之人,现在在那些凡间帝王眼里,最多的作用也不过是一个实力高强的高级打手,已经掀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还抱着幻想待价而沽,其实也不过是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最终,他们还是要在世俗界找一个靠山,才能够继续发展下去。

    长老们都陷入了沉思,无论是支持派还是反对派,脸上或多或少,都挂上了悲容。

    在压制住这些不安分的长老之后,齐漱溟又将目光转向了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。

    “说,到底是谁将唐使给弄丢的?”

    齐漱溟的声音并不是很大,但是跪在下面的明月却是被吓得浑身一哆嗦,战战兢兢不敢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明日瞧了瞧脸色煞白的明月,将牙一咬,毅然决然地向掌门齐漱溟磕头道:“掌门,是我因为之前的冲突,故意弄丢了唐使,一切与明月师弟无关。请掌门就责罚我一个人吧!”

    明月惊愕地抬起头,张口欲言: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!”明日面色冷峻,回过头呵斥着明月,让他闭嘴。

    齐漱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望着大门之外顿了一下,倏而露出了玩味的笑容,之后又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看着下面跪着的两人,幽幽的说道:“明日,你可知道,这会有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“明日明白!”明日的头没有抬起来,看不清他脸上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“废掉全身修为,洗去记忆,逐出师门,永世不得再回蜀山!这样,你还明白吗?”齐漱溟的话语中透着阴嗖嗖的语气,让地下跪着的两人都有些惊慌。

    明月没有想到惩罚会这么重,眼泪一下子就喷涌出来了,挣扎着爬到大殿台阶上求情道:“掌门,师兄他没有错!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!请掌门责罚!”明日忽然大声回应,声音压住了明月的求情。

    在场的诸位长老都有些不忍。这次的意外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事情的真相如何,但是掌门齐漱溟也不知道搞什么鬼,还要装出一副不知道的样子。而且这惩罚,说实话,也太重了一些。平时掌门不是很疼爱门内弟子的吗?怎么这回居然下这么重的手?那张通玄只是失踪,又不是死了,只要找到不就好了,何必赔上一个大好的修真苗子呢!

    不过他们刚才才被齐漱溟给教训了一通,现在却是也没胆子再跳出来为他们求情,只能对明日报以同情的眼神,装聋作哑,

    “那好,执法弟子何在?将明日拉下去,处刑!”齐漱溟面无表情地宣布了结果,眼神却是一直盯着大门之外的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师兄!师兄!师兄……”明月哭喊着一只手死死抱着明日的小腿,另一只手胡乱挥舞,不让那些执法弟子接近他的师兄。

    “明月,听话,放手,不要哭!以后师兄不在你身边,你好好照顾自己,不要再闯祸了!”明日却是非常平静,低声跟明月告别。

    那些执法弟子都有些尴尬,垂着手不知该如何是好。本来都是师兄弟,低头不见抬头见。现在搞成这般局面,他们也是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,拉开明月,行刑!”齐漱溟一声大喝,惊醒了那些执法弟子,也让他们收起了那份无用的同情心,转而去执行门规。

    明月阻拦不了,被拉开师兄身边,急得泪流满面,一时间除了痛哭,什么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都做到这个份上了,也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齐漱溟闭上眼睛,似乎也有些不忍看这副生离死别的场面,其实内心深处却是在计算着时间。

    “三。”

    明日也闭上了眼睛,平静地接受接下来的厄运。

    “二。”

    那些执法弟子被掌门逼着,只能违背自己的意愿,准备废去明日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一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疾呼。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齐漱溟睁开眼睛,笑着点了点头。这龙虎山的臭小子,还真是不到最后一刻不出现啊!

    来人正是张通玄!

    只见他飞快地从大殿门外冲了进来,拦下了那些执法弟子。

    望着主位上的那只老狐狸了然于心的模样,张通玄非常无奈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被他算计了!